4.23日更新,天天培训,同事好烦,日常NO.8
文章 > 生活情感 > 吐槽
阅读量:...
评论:95
...
灵泽转尼克食 0 香蕉

分享文章到

2019年02月10日 18:08:17

由于审核一直不过,我只能把前面一段删了,直接跳到第二段。


终于辞职了,终于解放了,不用给那个智障老板工作了,妈的,原本说好年前就放我走,结果拖到二月底,我这老板总有令人窒息操作,让我忍不住想滚。


例如:


1.我秘书电脑坏了,我就修了下,然后老板看到让我把公司五六十台电脑都修了,没坏的让我拆开看看。


2.修完电脑让我修打印机。(老板聘我来的职位是办公室主任,平时他在的时候他做决定,他不在的时候事情都转交给我做,他在的时候也经常把事情转给我。)


3.修完打印机,让我拆开空调看看空调状况怎么样,我看尼玛!!空调好好的,我拆开看尼玛看,我婉转的说客户还约了我出去吃饭,老板才说那就算了。


4.老板太不注意形象,弄得公司里面的同事带客户回公司,都让我接待,不愿意让老板接待,老板胡子总不刮干净,这不重要,主要是鼻毛太刺眼像两根韭菜,让人很倒胃口,恶心心。


5.老板情商太低,说话经常得罪人,之前公司管理层开会,老板夸我是公司最重要的人,说我是他的心腹,老板助理开玩笑说你心腹不应该是我吗?老板笑着说你现在还不够资格。同事:???


6.客户打电话到公司,我那天刚好请假有事,老板要亲自接待,客户说晚上见面喝酒聊,老板说自己不喝酒,不然没法开车,客户说给你找代驾,老板说不了,我明天还要去送我孩子上学,客户说少喝点,老板说现在没人喝酒了,以后不流行喝酒了,你也别喝了。然后客户没来,老板打电话问,客户说有事改天,改天改到了我上班的时候,跟我说了这个事,客户说没想到你老板是这么号人,我尴尬的笑了下,用自黑的方式跟客户聊了几句,哄好了,然后下午签好合同,喝酒吃饭。


7.某天我去公司把我助理气哭了,我助理看到我来公司就跑去洗手间了,我问秘书她怎么了?秘书说我来公司前助理被叫到老板办公室,助理在给我整理会议资料,老板让助理去给他收拾办公室,洗茶具,助理好奇的问了句X阿姨没给您打扫吗?然后老板生气的训了她说打扫过就不能再打扫了?就XXX(我的名字)能指使你是吧?我说话是不是不好使。


然后助理含着泪去打扫了,洗茶具的时候,老板助理还很奇怪的问她怎么来这边打扫,两人就聊了起来,吐槽了起来,结果不小心手滑把茶壶盖摔碎了,然后老板痛骂了她一顿,说钱从她工资里面出。


这个事我听到之后,我还跟群里面的人吐槽了,我说我真是服了这老头了。


8.公司某非业务部同事,谈了一个单子,提成一万,老板只给了八千,还扣了部分工资,同事问会计,会计让问人事部,人事部说老板说的,同事再去问老板,老板说业务部同事提一万,其他部门按理说只给一半,给你八千是因为这个单子是你第一笔,作为奖励,扣你工资是因为你利用工作时间拉单子,这肯定不行。


这话说的时候,我也在场,因为那时候我正跟老板说要辞职,听到老板的这番话后,我说如果人家没影响工作进度的话,这样有些不妥吧,而且这种业务上的工作,不是只有工作时间才去做的,下了班也会去做,咱们这样扣人家工资,那么人家加班时候也没跟咱们要过加班费,咱们这样做是不是不太合理?


老板听完之后说嗯...你说得对,那工资就不扣了,一会我让会计给你补上,没事就出去吧。


同事原本还想说什么,但又憋了回去,明显是生气的走了,后来没几天,人事部经理跟我说我的助理和这个同事都交了辞呈。


顺便说下,那天我在办公室跟老板谈辞职,老板问我为什么,我说你信任我的能力,我很高兴,但是你总让我做和我工作无关的事情,让我的不高兴压过了高兴,所以在造成咱们双方互看不顺眼之前,希望咱们能开开心心的好聚好散。


老板问我怎么会互看不顺眼?让你做哪些工作,这不都是信任你吗?我说嗯,但是有一点,你信任我了,但是尊重给足了吗?我尊重你且信任你,所以那些不合理的工作安排我都去了,哪些不该我做的我都做了,但是我没得到什么回报。


老板这时候很令人窒息的问了我一句想要什么回报,你不是在我这工作吗?我说打个比方,咱们说好的是做加减乘除,结果我来了之后让我做加减乘除还吟诗作对,偶尔还要音乐美术,当我习惯音乐美术,吟诗作对,物理化学的时候,你又让我去研究原子弹。


我不去做,你就抛出一句你信任我来,但是这不仅是做不做的问题,我根本就不会,然后你让我去学,说你信任我,我说学不会,你说是没逼到头上,你信任我,让我快去。


此时的我满头的问号。


老板叹气说这不是信任你吗,我说我不觉着,你就说之前你让我给你写三句半,我说干什么用?你说开年会用,我说咱们公司还有年会?你说没有,你们同学年会用。


你听听你这话,而且咱们公司有文案部,你不让他们写,是因为他们本身有工作,写不完要加班,你要多掏钱,所以找我,这个我能理解,但是你让我写,我说我还有事,答应好了帮咱们公司某业务同事去陪客户,你说让我陪完客户回家写,你是不陪客户,不知道陪一次要喝多少酒,要用多长时间,等我回家都三四点了,我在写这个?对我有什么好处?钱?没有,能力增长?没有,你能给我什么?就一句你所谓的信任,你去信任别人吧求你了。


(后来我写了,百度来一个,随便改了几个字就给他了,他还挺高兴,跟同学好一个显摆,说是自己做的,自己写的。)


老板听到后摇摇头说你以前说话让人觉着可舒服了,现在怎么感觉有点噎人。我说因为每一次咱们聊天谈话,无论什么时候什么地点,多少人,我都会给你铺话,让你顺着往下走,让你赚到面子,同时我加点半开玩笑的黑你方式,让大家都觉着好笑但又不过分,别人不会觉着你过度表扬自己而心生反感,但是你每次都不给我们铺话,总伤害到别人,就像之前咱们跟客户见面,请客户吃饭,咱们六个人,你点了十个菜,五个素的,还有个汤也是素的,客户半开玩笑的说X总你真注意养生啊。


结果你是怎么回答人家的,对啊,我这个人就是注重养生,你们现在这些人啊,都不知道生命的珍贵,身体的健康,整天...巴拉巴拉说上好几百字,弄的客户懵逼,弄得我也懵逼,我只能出来赶紧打断,说哎呀,行了行了,X总,我知道了,你又嫌弃我,又说我不注重养生,我不就前些天多喝了几杯,第二天来公司时候状态不好被你发现了,给点面子,当着人家XXXX(对方公司名字)几位高层领导嫌弃起我来,没完没了的,给我点面子。


客户听到我的话之后都哈哈大笑,准备就当刚才的事过去了,不在乎,你结果又要插一嘴跟我说不是,我不是说你。然后你说到不是的时候,我就赶紧用脚碰了下,让你别说了,然后我赶紧端起酒杯来领酒,表示感谢对方的信任,祝我们合作愉快,我们都端起酒杯站起来,你端着茶站起来,人家公司开玩笑问你不喝酒啊?结果你又要讲道理开始讲养生,我就赶紧插嘴提前一句说最近我们X总身体不适,不敢喝酒,而且今天还开车了,喝酒的任务就交给我了。


那天晚上,我给你圆了多少话,后来你到楼下去结账的时候,你不知道,人家公司来的这几个人都跟我要联系方式,换联系方式,说以后有事跟我说,找我谈,结完账之后你开车走了。


我们几个在门口,对方公司的人邀请我去一下场,跟我吐槽了你整晚,人家以为咱俩是亲戚关系,我才在你这上班,当你面的时候说要走,要回家,那是因为着急换下一场,我用我的优势,为公司争取到了这些人,那你能不能配合我一下?或者哪怕不配合,就放心交给我来做,不是整天说信任我吗?那你就彻底信任行不行。


老板半天不说话,憋出一句来,我不知道,是我把这些事想简单了。我冷笑一声说然后你还总说我把事情复杂化了,你总说我想得太复杂,顾虑的太多,现在觉着呢?我平时不跟你说这些事,我是怕你觉着我再邀功,但对我来说这些是事实。


老板跟我说那你走了这些客户怎么办?我说该怎么办怎么办,现在已经合作生产了,合同都签了,一切按照标准实行就完事OK,有什么好怎么办的。


谈了很久老板还是不同意我走,我说真的,别这样,现在咱们把一切谈开,好聚好散,不排除以后还有合作的机会和可能性,但是如果因为这点事闹得咱俩都不高兴,只能不欢而散。


比如说,我今天辞职,你同意了,我觉着轻松了,你觉着就是再找个人就行了,然后公司以后更好了,我发展可能也更好了,因为咱们是好聚好散的,所以我念你的好,可能会带来一些商机。


但是你不同意,那么可能我对工作热情下降,对你的态度下降,那以后就会工作不认真,对你不尊重,弄得你看我不顺眼,会气冲冲的跟我说滚,让我收拾东西滚蛋。


而我也会怒气冲冲的骂你,跟所有人说你坏话,明明是你拖着我,不让我走,耽误我的大好前程,美好年华,你还这么生气,真不是个玩意,到时候咱们都觉着吃亏,又都觉着彼此可恨,何必呢?


就不如咱们现在这样,和和气气的谈,说说笑笑,把该交代的交代,把没解决的问题解决,好聚好散,以后不排除还有合作的可能性。


老板听完之后嗯了声说,那你是因为什么要辞职?就因为我给你安排的这些工作?我说这是其一,还有一点就是钱的问题,你没有给出你承诺过的工资,如果一开始你给的就是你说的价格,那没问题,关键在于,你把我的期待值拉高了,拉到了一个我垫着脚扒着窗期待的一个数,结果发工资的时候,你在我的腹部前方墙壁上推开一个隐形窗说:“别找了,在这呢。”


这时候我的心情会怎么样?我期待的是,垫着脚扒着窗去等你的一朵花,你给的是推开一扇窗给我一把杂草说先这些,以后会长成花的。结果怎么样呢?时间一长,杂草没有变成花,反而变成了枯草,手里抓着一把枯草,比拿着一朵凋零的花更让人心痛。更何况你推开这扇窗的时候还撞倒了我肚子,还让我痛了好一会。


我不是讨厌这把草,是你告诉我我能得到花,你一开始就告诉我我能得到草的话,我就不去期待花,我就等着一把草,然后积少成多以后编织成草帽为我挡风遮阳,可你告诉我,我能得到花,我能拿到一朵好看价值又高的花,我已经计划好了这朵花栽培好之后,开花结果,我能饱腹一顿,结果呢?你却给了我杂草,你哪怕是给我一把韭菜呢?我还能回家炒着吃,烤着吃,结果就一把草,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你让我心里的落差有多大,让我开始怀疑这份工作,怀疑你的承诺,怀疑这家公司。


钱没有给到足够的数额,我理解为两个问题,第一,咱们公司可能最近财政方面出现问题,所以暂时无法兑付,那么我可以等, 但是如果我等了好几个月都没有等到,那证明什么?是这个行业不行了?是公司不行了?还是决策者的领导方向有误?


第二,公司的财政方面一切顺利,能赚到钱,只是你不给而已,那我会怎么想?这就是你一而再再而三跟我说的信任?因为你的信任我要去做那些跟我毫无关联的工作,这就是你的信任,我要去消耗我的能力,我得到了什么?你的一句口头信任,你的信任还没有钱重要吗?


你有钱不给我,告诉我这是信任,那你的信任是建立在钱财基础之上吗?这不叫信任,在古代,这叫奴隶制度,你要的是忠诚,无条件的忠诚,而我,不能同意,因为我不是奴隶,我是个普通人,一个有七情六欲,懂事理明是非的普通人,我愿意帮助你,出于仁义道德,而不是出于理所当然。


把这番装逼的话说完之后,老板就没再说什么,同意让我走了,但是也提出了个令人窒息的要求,问我能不能刚才说的这番话,用文字的形式发给他,卧佛了。


现在已经是离开公司的第五天了,感觉一身轻,同时,也该考虑下新工作的事了。


最后祝大家工作顺利,学业有成,游戏通关,吃好喝好,没工作的,让我们一起找到称心如意的工作,有工作的,给我们这些没工作的发个红包吧。


这次就先更到这,拜拜。


各位老板,我找到新工作了,原本要去英国保诚,然后选择了咱们国内的一家企业。


然后去培训了几天,刚开始的前几天,感觉这些同事真的是很拘束,很内敛,都不好意思说话,而我刚好又是那个不要脸的,不客气的,发言比较积极的,所以给我一种感觉,就是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第一天的时候,老师给我们举例,说赚钱虽然要努力,但是更要靠脑子,因为.....


说着说着,老师看向了我,说你说对不对。我被突然问道,当时我脑子里想的是,操他妈,只狼怎么那么难,我今晚回家要不要先看个攻略在去打?


老师突然看着我,对我提问,期待我的回应,我就点着头笑了笑,老师继续说你们看,这位同事同意了那其他人呢?


其他同事也都跟着符合,这时候我打算继续走神想只狼,老师却对我说这位同事,你这么同意有没有例子跟我们分享?


这时候我懵逼了,迅速从只狼的幻想中回到现实,我说就很简单啊,人类发展历史也是这样,以前谁劲大谁老大,后来发明了工具,谁会使用工具谁老大,每一次人类文明进步都是靠智慧。


老师夸了我两句,然后继续讲,我也继续想只狼,说着说着,老师又说时间不一定会把一个人把变成富人,但一定会把一个人变成一个...


大家都在说老人,我心里想的是老瘪犊子。


老师继续说,之前几年前有人卖肾换苹果4,真是太亏了,这如果买了什么什么保险,造成意外伤害,损伤一根手指头就能买几个苹果,你们说对不对。


我心说,肾没了,指头还在,还能玩手机啊,指头没了,咋玩手机,然后老师继续发言。


培训时候,有个大姐,考资格证据说考了四次都没过,不知道咋考的,这大姐还爱在课堂上讲话。


老师在上面讲着,她就在下面跟别的同事讲,在那说我告诉你,这一条吧,怎么怎么,应该怎么怎么。


在下面说的时候也不注意音量,严重影响老师讲课进度,老师很客气,没直接训斥,说了句大姐一看就是比较有经验的人。


这大姐开始一副我很牛逼的样子说了,对,因为我之前学过,考过,我从某某某年就开始学习了,然后又如何如何。


老师听到后说哦,那后来怎么样?过了吗?这大姐说没过。


当时我就笑了,你没过你牛什么,你没过就好好听行了,人家老师给你一个台阶下了,你就接着台阶下,说两句认个错行了,非要装,装到最后让人笑话。


结果最后考试那天,这大姐好多题不会,我是全场第三个答完的,这大姐是倒数第四个答完的,一共六十多人。


考试我过了,进入第二轮,第二轮的培训给看了一个资料片,对于这个资料片我是真的感觉尼玛不靠谱。


一个女的打电话给一个男的,说老同学好久不见,我现在做金融,有空见面没。


男的欢天喜地的说有空,然后约了个咖啡馆见面了,两人跟谈恋爱似得,一点都不像是谈客户谈生意。


整个过程,女的说啥,男的信啥,完全没质疑,也没其他意见,拿出手机让男的扫个码,安装一个软件,男的就老老实实的安装了。


这尼玛,这男的不是对这个女的有意思?或者是女的正好是男的喜欢类型,要不然哪能这么容易。


这如果是我的话,过来一个我不是那么喜欢的人,让我扫一个码,我肯定是先怀疑,万一是病毒咋办,怎么可能就这么老实的扫码下载。


这就好像男女吵架,女的生气不说话了,男的说你怎么了?生什么气?女的怎么可能说因为你怎么怎么,所以我生气了,女的大多数都是说我怎么生气了你不知道吗?你自己慢慢想吧。然后女的就扭头走人了,这才是正常套路!


这尼玛视频里,男的完全就是舔狗,女的说啥心啥,而且视频里男的背景交代是个普通上班族,生活压力大,既然有这么个背景,怎么可能这么容易掏钱,全程配合。


最后男的邀请女的去自己家吃饭,我当时看到这就心说这尼玛,这男的对这女的没意思就怪了,要不然哪能这么顺利,这又不是几百块钱,这都上万了,男的一共一个月才赚个几千。


后来老师让小组讨论的时候,我也说了这个观点,组里一致好评,然后讨论完毕,有其中某一个人,把这些话,悄悄私下,告诉了他的部门经理,说这是他自己的看法。


这个事一开始我不知道,我是昨天上午去公司办入职的时候才知道的,公司其他几个同事说那天那个穿蓝色衣服的,怎么怎么,抄袭了你的话,还说是自己的话,怎么怎么。


我其实对这些话不是特别重视,不是特别重视他挪用了我的话,我是有点生气他跟公司的领导说这是他的原话,挪用我的观点还他妈自称是自己的。


其他几个同事也有些生气,然后有两个正义感比较足的,拉着我去了公司九楼,找了那个同事的领导,去声明这话是我说的。


然后我一看到这个领导我就忘了这事了,我操,这领导长得真好看,某些程度上像当年的那个某巨二兔,当时我就忘了正事了。


这个领导见了我先说了一句你...是中国人嘛?这一句话,让我瞬间笑出声,无奈的说是。


然后同事说X主任,你部门的新来的XXX那些课后观点,其实都是他(指着我)说的,当时我们小组讨论时候,他说的。


这个领导,听到后点了下头说,我其实预料到了,因为我跟他生活中也认识,我知道他的说话水平,语言组织能力,我一看他写的那个,就知道不是他原创,我以为是网上抄的。


这时候,这领导又问我想怎么处理这个事,我反而很淡定,我说我其实真不在乎,因为这个没什么实质性作用,写了不能给我涨工资,或者提升什么。


反而同情那个同事,他可能是觉着有意思,希望受到表扬,所以把我说的记下来,写了给你,希望得到表扬,正因为你们生活中认识,所以他戒心没那么强。


如果你们生活中不认识,他可能还不会敢把这个写了交给你,因为对陌生人,可能还有些敬意和害怕,面对你刚好放松,所以写完给你,展示下自己。


但这样做,本身也是双刃剑,他因为认识你,所以放松心态,写了给你,你因为认识他,所以了解他,知道以他的能力,这不可能是他写出来的。所以我真没想要求怎么处理这个事。


听完我的话后,这个领导说你挺特别啊,但这个特别是好的那个特别,你的上司是谁?


我想了下,说出了公司指派的那个人名,这个领导说真不公平,刘主任本身就是个大神,又把你这种优秀的人才输送给他,好事全让他占了。


听完这话,我心说我操?还给我安排了牛逼人物?这下爽了。


然而等到我看到我这个上司时候,不爽了,尼玛,人家领导长得那么性感漂亮,我的领导是年近四十的啤酒肚大叔。


但是我的领导人真挺好,手里资源也多,而且我们领导身边四个助理都挺漂亮,我的领导还说以后一些要处理的麻烦事,都可以让这些助理去做,工资是他发的,我不用出。


在这些还都挺好的,先干着吧,具体情况以后再看看怎么样,是时候把我那些封存起来的西服,领带,口袋巾,袖扣,拿出来了。


(PS:我在起点写的那个爽文性质的都市异能小说,现在正在公众作家新书都市排行第五还是第六的,想看爽文性质的,建议去打发一下时间,不爱看异能类型的就算了。)


妈蛋,这个新工作一直疯狂学习,学的我好累啊。


但是最累的是,我旁边做了个舔狗,疯狂舔坐我对面那个女同事。


因为我之前开会学习时候,看到讲师提问时候,很多人不搭理,不搭茬,觉着讲师挺干,挺尴尬的。


所以,每次这种情况,我会故意接话,或者抛话让讲师接,将气氛别那么尴尬,有些时候,讲师会讲笑话,但是讲的不咋滴,但我一样笑。


讲师看到我笑,觉着安心时候,偶尔会跟我搭话,说这位同事是不是深有体会啊?很有感触。被这样问道时候,我就会在说我刚好想到了个类似的事,或者别的事,然后讲一个好笑的事,让大家笑。


用这种方式,来让气氛没那么尴尬,这样的举动多了之后,讲师就会故意让我做第一排。


然后这些讲师之间是经常换的,都有固定负责课程,我就莫名其妙的开始总被安排到第一个。


于是我就天天负责回答,负责搭话茬,负责让讲师没那么尴尬,好像变成一种责任了。


我对面那个女同事,也被安排到第一排,跟我坐在一起是因为她来得早,但是学的差。


有种留级生的感觉,所以公司是故意安排到她坐第一排,然而我旁边坐的一个男同事,是她的舔狗,整天舔她。


原本跟我无关,但是培训期间,舔的我恶心了,我对面那个女同事,算是公司里女神级别的,我也觉着很好看,但是我现在只想搞钱。


某天某一上午一节课,是个男讲师,这个男讲师,老爱提问这个女同事,可能也是颜值吧。


有一次提问就问道如果有客户,有人找到你,你该怎么处理?这个女同事就说我应该怎么怎么。


说着说着,这个女同事自己害羞了,捂着脸笑了,然后不好意思的坐下了,这一举动萌到了我旁边的舔狗。


讲师就调侃说你这样哪像是要谈客户的。舔狗在旁边来了句,对啊,我要是客户,我看她这样,就把她抱回家谈恋爱了。


此时的我???其他同事???舔狗身边是舔狗的姐姐,认得姐姐,没有血缘关系那种。


舔狗的姐姐也在旁边说哎呦呦,这就告白了?


但是我对面这个女同事当没听见,继续上课,我心里卧槽?表面一切都OJ8K。


继续上课,我有个问题,就问这个讲师,结果他妈,他光顾着跟我对面这个女同事聊天。


我连续问了三次,没理我,我也就无语了,那天我就没给他搭茬,让他一个人静静的尴尬,让气氛静静的尴尬。


上午的课上完了,我们另一个女同事,一个很认真的女同事,长得不是很好看,但是耐看,挺有气质,怎么称呼好,就叫柴姐吧,因为她的表情包全是柴犬。


柴姐就过来问我说你今天是不是心情不好啊?我说啊?咋了?她说你今天都不搭理这个讲师,也不搭茬,也不活跃气氛。


我当时一听,心说哦呦~我表现得这么明显吗?我就说也不是,这个讲师,一直跟我对面那个同事说话,我问他问题他不理我,所以我就懒得帮他了,他都不搭理我,我还帮他,那我多贱。


柴姐听到后笑了出来,说没想到啊,你还挺注重这些细节。


我说那是,如果我不注重,那我一开始就不会在乎所有讲师感受,就不会搭话,捧场。


柴姐边笑边说那你有什么问题不懂,你跟我说说,我看看我会不会。我说不用了,等下个老师来再问吧,现在休息时间,我想歇会。


柴姐说好,那你有问题,就来问我,我不会我就问别人。我嗯了声就去洗手间了。


午休回家,下午回公司继续学习,换了个讲师,我坐在第一排经常被提问,后来都不用我站起来了,让我直接坐着说就行。


这期间我对面那个女同事,咋称呼好,叫格兰吧,因为她穿了件那种格子纹的外套。


格兰有几个问题不解的时候,都会悄悄问我,我就解答,我旁边的舔狗有时候会抢先解答,但由于我们之间解答方式不同,造成了讲师对待不同。


她问我,我都是写下来,或者在我笔记本上写好的地方给她看,不说话,我旁边的舔狗就直接用嘴去说。


舔狗的声音又大,所以经常被讲师提醒先听我说,一会在讨论。


课间休息时候,舔狗出去抽烟了,我在座位上坐着,看笔记,格兰看了眼我的口袋巾说你的领带和手帕是一样的啊?


我指了指口袋巾说这个啊?这是口袋巾,也算是手帕,但主要是装饰用的。


这时候,我的手是抬起来的,把我衬衫的袖扣漏出来了,格兰就伸手摸我衬衫的袖扣。


然后讲师进来了,所以我们就都坐好了,抽烟和上洗手间同事们回来,就开始讲课了。


因为我们的桌子是一整张长的长桌,所以都是坐在两边,而我的坐姿又是翘着二郎腿,一只手放在桌子上。


我的左手在桌子上,袖扣漏了出来,格兰就一直看,时不时的摸两下,这一举动讲师看见了。


于是讲师,就对着格兰提问,格兰回答虽然对了,但是坐下的时候撒娇说老师你们不要老提问我,你们也问他啊。


说的时候指着我,我听到之后就半开玩笑的说滚啊...你别甩我身上。


我俩是开玩笑的说,舔狗此时对我说了句你怎么能对女孩说这样的话呢?怎么能让人家滚呢?


舔狗的姐姐也说对啊,人家是女孩子啊。


此时的我???格兰也说你们干嘛这么严肃啊?讲师这时候说好了好了,这个下课在讨论。


课程结束,第一个礼拜结束,第二礼拜又把我安排到最前面,第二个礼拜的礼拜二。


这天下午休息,所以中午我们同事请我去喝酒,请我喝酒的那个同事是另一个办公室的。


就是把我当时培训说的那一套,写成文字交给他主任那个人,卧槽了,他请了我,还叫了他主任。


这个同事叫他阿台吧,因为他家里是开台球厅的,女主任叫她三兔吧,因为她真的太像某巨二兔了。


阿台请我出去喝酒,叫上了他主任,一开始我还没意识到什么。


我还觉着奇怪,为啥大中午就喝酒?找了家火锅店,去喝酒吃饭,三兔一直问我在这个主任手底下怎么样?对我好不好,教我什么东西了没有。


我就如实回答,阿台一直夸他们那边怎么好,说我在他们那边就好了。


我突然意识到,该不会是要把我拉过去吧?拉过去,那我岂不是能天天看见三兔了?想到这,有点想舔舌头,呲溜。


但是,我这个主任对我也很好,这时候,手机来了条微信请求。


我看了眼,是格兰发来的,格兰在总群里问问题,然后一个讲师让她问我,她说没我微信,就有人艾特我。


但是那时候我去洗手间了,没听见,格兰看到我没回,所以才加微信问我。


看见格兰问之后,我就开始回答,然后酒精的作用下,格兰说不明白的时候,我说了句,你这样吧,你过来吧,我在外面,我给你面讲。


格兰同意了,我敢这么说,一个原因是酒精,另一个原因是我们三也结完账,要去楼下咖啡厅坐一会了,坐一会等KTV开门,就去KTV。


坐了一会,格兰来了,我就给她解答,跟她说这个该怎么弄,那个该怎么弄,这时候三兔说你学的挺多啊,来这么几天,就懂这么多了,我来的前半年,很多都不懂。


我说我没办法,被逼的,我坐在最前面怕被提问,我是没招,不是自愿的。


三兔和格兰就哈哈大笑,然后一起去了KTV,玩到晚上七点,晚上七点半我又出去陪大啤喝酒,喝到一点。


隔天去公司时候,我就有点难受,在电梯门口,我遇见了格兰,格兰拍了我下肩膀说hi!


我回头笑了下说来的挺早啊,格兰说这还早啊,你今天比平时晚好像。我说嗯,喝到一点。


格兰说咱们不是七点就走了吗?你怎么喝到一点?我就说朋友怎么怎么,格兰就说你啊,少喝点酒吧,昨晚七点走了,回家就好好休息行了,你还非要出去,你看你今天又难受这个样。


此时,舔狗悄悄来临,听到了少喝点酒吧开始往后的话,前面的话好像没听到。


瞬间我感觉到不自在了,我很怕舔狗多想,因为,不是小生我跟你们吹,舔狗这身高体重,一拳下去我可能会残。


但同时又感觉很爽,有种他妈让你总说我,让你怼我,你女神现在跟我是好朋友,让你舔,舔到最后一无所有。


进电梯的时候,由于人多,我就不爱往里挤,我就跟格兰说你先进去吧,我等下趟。


格兰就不好意思,舔狗看到了就往里挤,一边挤,一边推格兰说快快快,咱们快进去,不然一会迟到了。


格兰跟舔狗就进去了,一进去电梯报警,超重,格兰就笑了,退出来冲着我笑着说了句他妈的~~~


舔狗没退出来,上去了,我跟格兰就等第二趟,第二趟上去之后舔狗的姐姐看到我俩进来,就说格兰刚才我弟说你没赶上啊,你怎么不把他赶出来,你进来,让他等第二趟。


格兰就笑着说那个破电梯,我一进去就提示超重,我就比以前胖了三斤,太伤人了。


舔狗说你该减肥了。格兰还笑着说你妹的,你才该减肥。舔狗此时很正经的说你长这么好看怎么可以说脏话呢?


此时的我???格兰此时搂着我一只胳膊说你们怎么不说他,他说的脏话比我多多了。


这一举动,我是不介意,但是舔狗很介意,我就在想,格兰他妈是真的天真烂漫,还是在逐渐绿茶化?把我当挡箭牌?


惹不起惹不起,我主动换座位,跟讲师说明情况换座位,但是座位换的很窒息,把我换到了对面,我跟格兰对调了位置,我还是第一排第一个,妈的。


我旁边的人变了,变成柴姐了,柴姐就看着我说你怎么坐这了?我说讲师安排的,你不乐意啊?柴姐说太乐意了,你坐我前面,那么提问的肯定就不会轮到我了。


这样也挺好的,几天下来,我跟柴姐的关系越来越好,格兰又换位置了,换到后面了。


这个礼拜开始,又换座位,我被换到了最后一排,舔狗第一排,柴姐第二排,格兰第二排。


感觉上这个礼拜我安全了,但是我发现跟我一起面试进来的一个同事,老跟着我,让我感觉好烦啊。


一个已婚妇女,我去洗手间,上完洗手间,洗完手,去窗边站着休息,过来跟着,课程结束,我不坐电梯,走楼梯,也跟着。


我早晨来公司,问我到哪了,我说在车上,她说她在楼底下,等我到了一起进去,我说为什么?你先进去行了,别一会扫脸打卡迟到了。


她就不回了,我们不同路,下班要等我一起走,上班要等我一起进去。


也不是喜欢我,就是老要跟着我,这让我感觉挺烦的,确实没伤害到我,但我本来就是个喜欢自己一个人走的类型,不愿意身边有人。


她就老跟着我,也不说话,让我感觉很尴尬,也很不自在,总跟着我。


我休息时候,一个人去窗边拿手机看书,看微信,看朋友圈,她也过来站着,不说话,但是明明办公室里有可以陪她聊天的人。


开会时候,又经常看我,我有一次受不了,就说大姐,你看课件,看我干什么。


她就说没啊,我在发呆,我说那你看着别人发呆好不好,别看着我,让你盯着感觉很不自在。


她就笑,这点弄得我好烦,刚开始的一两个礼拜还没觉着,就这几天,越来越觉着不自在,老盯着我跟着我干什么。


上班迟到了,让我帮她打卡,我说公司是扫脸打卡,必须用公司wifi,我怎么帮你打卡?她就说你想想办法。


我想个J8想,我就懒得回了。


今天,给我们讲课的讲师是三兔,三兔老提问我,我也是醉了,我都最后一排最后一个了,怎么就不能放过我。


讲完之后,三兔走过来问我说下班回家?我说当然了,不然去哪?


三兔说那你一会去我办公室,我送你回去吧,我今天有事去那边一趟,刚好顺路。


我就说好。下班之后,我就走楼梯去三兔办公室,后面传来一阵脚步声,我看了一眼,是老跟着我的那个同事,她问我去哪。


我说去找X主任,她说干什么?我说没什么。她就一直跟着我,我就下楼梯感觉很煎熬,我们公司那个破楼梯,二楼三楼没有灯,因为二楼三楼是不能通过的。


三兔的办公室,要从这栋楼下来,去另一栋楼才能到。


我走到二楼三楼的时候,就感觉有点怕,怕我这个同事在后面突然拿出一把刀来,突然捅我怎么办。


虽然这是我个人的幻想,我就加快了脚步,到了一楼之后,我就去另一栋楼在坐电梯去找X主任。


她就发微信问我去哪了,我说去找X主任,不跟你说过了?然后她又问我去干什么。


我就没回,感觉好烦啊,咱俩也没什么关系,就是同事,普通同事,跟你关系还很一般,我本身就是个被害妄想狂,还是个颜狗,你这样会让我很害怕,很不自在。


愁死人,月底我主任说我们这个区聚会,找个地方喝酒,但是三兔和阿台说让我那天去他们那边喝一点。


我怎么老陷入这种麻烦事,让我感觉自己很容易左右为难,里外不是人。

收藏
投蕉
灵泽转尼克食 0 香蕉
你的态度
  • 稿件中的视频

    相关文章

    尴尬!香蕉余额不足

    下载APP可得更多香蕉

    连续签到,最高奖励666蕉

    时不我待,扫码下载

    0

    错误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