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冰汽时代专出刁民?
文章 > 游戏 > 游戏杂谈
阅读量:...
评论:184
...
幕外战争食 0 香蕉

分享文章到

2019年03月14日 19:24:27

图文/幕外俱乐部 工运导师亚可酱



我相信玩过冰汽时代的同学们都被冰汽时代里的刁民狠狠的坑害过,不但天寒地冻没食物没煤烧还要闹着要8小时工作制,而且在-60℃也要闹着要看打拳、要go whoring(反和谐,自行翻译,以下简称GW)。这样的居民简直就是冰汽玩家们的恶梦,每天都在一群群的熊孩子无理取闹中惶惶不可终日。虽然我们一般会嘲讽一句“坑爹的白左制作组”,但是这些违和感的来源究竟是因为什么呢?事实上整个冰汽的失败反而凸显了小资产阶级自由派的特点,他们的特点却注定了在他们尝试兜售自己的观点的时候处处碰壁,以至于会搞出很多驴唇不对马嘴、何不食肉糜的私货。 


11bit制作组在冰汽时代上的表现实在是令人失望


名词解释——小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在**学说是指介乎资产阶级/资本家及无产阶级者。主要包括广大知识分子、小手工业者、小商人、自由职业者等。小资产阶级占有一小部分生产资料或少量财产,一般既不受剥削也不剥削别人,主要靠自己的劳动为生。但是,其中有一小部分有轻微的剥削。作为劳动者,在思想上倾向于无产阶级,作为私有者,又倾向于资产阶级,极易受资产阶级思想的影响。因此,在反对封建主义的斗争中既具有革命性,同时也存在政治上的动摇性、斗争中的软弱性和革命的不彻底性。”


1、灾难性的开始——八小时工作制的迷思

八小时工作制和工运是为什么呢?如果你对马哲足够了解,你就会知道资本家的剥削为的就是榨取工人们通过超出成本价值(生产资料的价值+工人生存资料的价值)的劳动所产生的剩余价值,只要劳动时间越长,凝结在产品中的劳动价值(剩余价值)也就愈多。在19世纪和20世纪初期,为了原始积累,资本家们是不会怜悯工人让他们获得充足的休息与良好的工作生活环境的,对于利润的无尽追求让他们仅仅提供最最基本的生存条件与生活资料。


**在《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中如此描述“小爱尔兰”:“在高大工厂和建筑物之中,有四百多座木屋,供4000多人居住,大多数来自爱尔兰。木屋又脏又破又狭小,街道坑洼不平,水坑中漂着令人作呕的污物和垃圾,周围数十根烟囱排出的烟雾污染着空气,一群衣衫褴褛的妇女和孩子出没其中……在如此阴暗、潮湿、污浊不堪的环境中生活的人,一定承受着人类所能忍受的极限。”


在19世纪末的美国,工人们每天要劳动14至16个小时,有的甚至长达18个小时,但工资却很低。马萨诸塞州一个鞋厂的监工说:“让一个身强力壮体格健全的18岁小伙子,在这里的任何一架机器旁边工作,我能够使他在22岁时头发变成灰白。”沉重的阶级压迫激起了无产者巨大的愤怒。他们知道,要争取生存的条件,就只有团结起来,通过**运动与资本家作斗争。工人们提出的**口号,就是要求实行八小时工作制。


可以见得,在早期的工人运动中,工人们更多是在争取最基本的生存权利和最基本的生活待遇。我们从阶级属性来看的话,就是工人阶级在于剥削自己的资本家们进行斗争来争取自己的权益。这就是工人运动的基本诉求。



资本家对于工人的冷漠与残酷的剥削,造成了工人阶级的极度贫困与精神的荒芜,侧面促成了工人逐渐开始有组织的反抗。


而在冰汽时代中,资源不单有限,而且严格的按照配给制公平分配给每一个居民。也就是说,其实并不存在所谓的剥削他们剩余价值的的资本家。与此同时,在资源有限的状况下所有人的工作产量效率和自己的配额息息相关,这时候如果强行八小时工作制,那么无异于实在和自己的肚子和身体斗争,除了饿肚子和挨冻外没有任何好处。这时这种违和感就出现了,人们为何要对自己过不去呢?


而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很大程度上就是小资产阶级的制作组天天蹲在办公室里。脱离了工业生产,但是又懒于了解工人,并且听从了资产阶级的大肆宣传,剥离了阶级语境,以至于他们仅仅把八小时工作制斗争的现象当成了工人的唯一诉求,以至于产生了工人斗争其实就是为了工作时间少一些。实际上工人斗争除了待遇的问题还有争取精神提高和自我提升的空余(理论的提升有助于实践的进步)。而坐在办公室里的小布尔乔亚们很难察觉到工人阶级的实际的需求和生产过程的本质,脱离实际的臆测造成了这种“工人自己斗争自己的肚子”的严重违和感。只有在后期哄抢物资的现象才真正符合了恐慌下的人们会作出的反应。


游戏中为数不多的,真正反映了末世下人们反应的场景


2.五层需求的忽视——天寒地冻吃不饱还要GW?

马斯洛的五层需求理论提出,人马斯洛理论把需求分成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爱和归属感、尊重和自我实现五类,依次由较低层次到较高层次排列。在自我实现需求之后,还有自我超越需求,但通常不作为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中必要的层次,大多数会将自我超越合并至自我实现需求当中。


而冰期时代中的居民们不但吃不饱穿不暖,为了求生存连日常的闲暇时光都十分有限,在生理需求和安全需求都极度贫乏的状况下,很难产生更高级的需求。酒吧由于酒精对于一时的提高体温具有一定的的帮助,所以可以归于生理需求。而更高级的需求在食物和取暖彻底解决前是很难提出的,毕竟为了面包和煤炭发愁的人们并不会专注于享乐主义,而是更多的专注于生存。


对于社会学知识的匮乏让制作组们想当然的以为,工人阶级除了工作就是要靠GW与酗酒来解决娱乐问题,这种粗暴的贴标签和傲慢而造成的想当然让这种需求的错位成了一种严重的违和感围绕在玩家的心头。



对于马斯洛五层需求的忽视,加上刻板偏见,造成了这种受冷挨饿也要GW的错位感



即便产量不足以维持生活,我们也要祷告,哪怕意味着自己生理需求的缺失。对于制作组自说自话的想当然,可见一斑。


3.自相矛盾——主观能动性的双重标准

无论是秩序线下还是综合之前的需求和八小时工作制的问题,都某种程度上反映了制作组对于人的主观能动性的忽视。认为人在困境之下只有投降抱怨与享乐两种反应。但是在信仰线下,这种主观能动性却被无限的夸大。


对于信仰的坚持不但可以做到让人乐观的坚持工作,同时还可以神棍到通过信仰与起到给病人治病……这种极其双重标准更加反映出了制作组对于心理学和社会学的低级水平。

实际上在秩序下的人,其主观能动性可以很大程度上克服一定的客观条件的困难。在列宁格勒围城战时,在极度饥饿、每日因饥饿死亡超过4000人的状况下,列宁格勒城中的植物研究所中储存的数吨稻米、土豆等各种作物的育种种子没有任何居民和研究人员去食用,研究所为此有28人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保全了未来的希望良种。居民和工作人员都通过坚强的意志力和主观能动性,保存了宝贵的育种,为战后农业生产的恢复与优种的保存作出了巨大的牺牲。


(拓展阅读:希望的种子https://tieba.baidu.com/p/5091097184?red_tag=2777321934


综合上面的工作时长问题,其实人们很可能为了集体能够熬过难关,会自愿投入到加班加点的物资储备当中去,而不会有太大的怨言。


究其原因,是因为制作组很可能本身就有宗教信仰,同时由于脱离现实的臆测让他们认为宗教信仰可以解决一切问题,以至于会闹出祈祷治大病的神棍结论。小资产阶级的傲慢与脱离实际让他们仅仅从自身的经验出发去推断所有的一切,而一直忽略现实的实际状况,甚至强迫其他人接受他们的“政治正确”。其实或许最大的**兜售者可能就是制作组自己hhh



人主观能动性战胜了客观条件的困难,然而冰汽却出现了双重标准,对于信仰的吹捧及对秩序的贬低出现了精分的结论。


4.数值的不合理——政治私货的灌输。

除了上一节里的问题在数值设定的不合理上有很大程度的加强(信仰线对于人力资源的需求极低,秩序线对人力资源需求极其高),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剧情杀”过于生硬。


信仰线与秩序线的失衡让人可以明显的感觉制作组在鼓吹宗教信仰胜过法律与秩序,然而现代社会的秩序就是基于统治阶级法律与暴力机关的秩序之下的,在末日的状况下只会继续加深秩序与法律的限制,因为秩序的缺失只会让无政府主义横行,最后个体与社会总体的无序性会摧毁任何生存的希望。而制作组似乎非常支持宗教信仰可以解决一切问题,不但可以治病,而且可以让人提高效率、替代食物和取暖的作用。然而秩序线负面实践却层出不穷,而且处处都在暗示**,似乎在制作组的印象中,秩序就是原罪一样。


然而信仰变不出煤炭,变不出食物,也没法让人觉得更暖与更饱足,只有有秩序的加强生产才能真正意义上的扭转不利的局势,对于秩序线的数值和描述上的双重贬低和对信仰线的数值过度拔高,造成了这种神棍解决一切的搞笑场面。



只要派个儿童去祈祷,就能治愈一切。神棍祈祷治大病,远超所有中国国内自吹自擂的神医。过度吹捧宗教信仰的力量简直就是**的典型教材


信仰线的前期法案描述一般都是十分正面的,只有到后期最后一两个法案的时候才会出现暗示**的内容。

 

而秩序线的法案无时不刻都在暗示着**,似乎秩序就是原罪,只有宗教才能真正拯救救人心。


同时对于道德与否的判断十分粗暴,仅仅根据某个法案作为判断标准,以至于无论吃人、24小时工作制、全岗位童工都不会影响最终的结果,让这款游戏的道德考验部分完全失去了应有的作用,最后只有空洞而又违反现实的说教和搞笑的滑稽剧重复上演。所有的道德考验都在这种违和感和数据的粗暴不合理中被冲淡了。


还有一点就是伦敦帮的出现。即便你的希望值和不满值都处在非常好的状况,通过冬日之家和伦敦帮这一强制事件,也会突然把希望直接降低到最低。无论生存营地的状况有多好都会突然冒出来一群人重复着“自己和自己的肚子作斗争”的笑话,在吃得饱穿得暖的环境下也会突然窜出来一群人要回到已经被冰雪封闭而且没有能量塔供暖的伦敦城。这种粗暴的剧情杀除了加强无产阶级、工人阶级都是无理取闹的**的刻板印象外无任何帮助。当然,很可能制作组就是这么看待工人的,得益于小资产阶级的软弱性,他们在宣传上极易受到资产阶级宣传的蛊惑,从而对无产阶级形成刻板印象,只不过这种刻板印象通过游戏表现了出来。


5.这值得吗——何不食肉糜?

实际上游戏已经预设了立场,把玩家的地位钦定在了养尊处优的管理者的位置上。加上法规的不可修改,事实上已经把玩家提前放在了道德不利的局面上,而且法案逼迫玩家在不道德上愈走愈远,同时制作组自己却把自己直接放在了道德制高点上,通过不合理的数值设定综合强迫玩家在不道德的路上愈走愈远,对玩家进行高高在上的道德审判。这种逼你做不道德的选择后自己又站在高低上嘲讽审判的行为直接激怒了玩家,制作组为了满足自己的政治诉求和心理快感,无情的践踏玩家的感情。


同时,这种为了政治正确而忽视生命权的问题也十分严重。在严酷的生存考验下,有时候就必须实行极端的政策。例如在二战列宁格勒围城战时,由于德国纳粹严酷的封锁,城内食物极度匮乏。在最困难的1942年1月,不但面包通过各种可食用添加物来实现饱腹感,无工作的人甚至无法领到任何的食物配给,工人和文职工作者只能每日领取到125克的面包,配额所含热量不足200卡路里,但是换来的就是全部人生存的希望,最后列宁格勒坚持了下来并等到了盼望已久的食物补给。并成功的扭转了战争的局势,在紧急时刻下,必定会为了全部人的生存,作出一些极端的决定。


而坐在办公桌前养尊处优的小资产阶级根本没有相关的经验,对于社会学和历史知识的匮乏以及自身懒惰疏于学习研究,让他们天真的认为,人命哪里有道德底线重要,即便饿死成千上万的人,我们也要守住道德的底线。这种何不食肉糜的观念和对生命的蔑视彻底激怒了所有玩家。 


列宁格勒围城战下,为了生存不得不实行严酷的配给制,面包也需要掺杂辅料


毕竟如果人全死了,人类文明消亡了,也就无从谈起希望与日后的文明重建了。生命是宝贵的,只要生命还在就会有重建与修复的希望。所以我相信所有人对于最后那个道德审判的答案都只有一个:只要文明成功延续了,一切牺牲都是值得的。



值得,绝对的值得,因为这是人类文明延续的火种,制作组何不食肉糜和自我傲慢造成对生命蔑视的精神内核可见一斑。


结语——为什么说小资产阶级自由派是**的

诚如名词解释中所描述的,小资产阶级自由派不但缺乏对社会和历史的观察与学习,天真的通过臆测和自己生活所处的经验来分析一切事物,以至于政治正确的根深蒂固让他们彻底丧失了人类最基本的共情能力。


虽然他们对无产阶级、工人阶级有着同情心,却因为其私产者的地位而导致极易遭受资产阶级的宣传灌输,以至于形成了对无产阶级、工人阶级的刻板印象与偏见,并且刻意刻意淡化了阶级斗争,以至于小资产阶级自由派往往无法洞悉事件的根本原因,仅仅通过表面现象来得出结论。这种状况下极易形成“形左实右”(表面呼吁公平,要对资产阶级进行斗争分享更多的福利。实际到最后很容易接受宣传的影响,通过刻板印象贬低无产者,同时在无产者要来分享红利的时候歇斯底里的反对无产者,从而稳固自己的阶级利益,并且维持对无产阶级的优越感。一面支持公平与福利,一面支持社会达尔文主义算是这种现象的最高体现)的精分行为。


同时由于缺乏系统的理论学习和知识储备,加上资产阶级剥离了阶级斗争的宣传,仅仅从生活经验推测,让他们常常得出何不食肉糜的结论,与此同时还要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对别人指指点点,造成了最终激怒所有人。


所以我一直以为,小资产阶级自由派只能团结,却不是进步的阶级。只有象征着社会化大生产的无产阶级,因为其所代表的先进生产制度,才是推动社会进步的先进阶级。(此为政治私货,请酌情食用)


游戏的题材和背景决定了这个游戏的上限会很高,然而制作组低下的社会学、心理学水平以及处处兜售的宗教信仰私货以及对工人的刻板印象直接决定了这个游戏只能拍换在中低档次。而在我的战争中,由于其涉及社会学和心理学的部分并不多,仅仅是唤起人们的共情,所以在我的战争中,制作组社会学、心理学双低下的问题还没有暴露。然而一旦进入到冰期时代这种需要一定社会学、心理学和一定历史知识的游戏题材下,整个制作组的短板彻底暴露无遗。再加上自我傲慢与高高在上的态度,彻底摧毁了游戏想要表达的诉求和内核,单纯变成了自负的私货灌输。


白白浪费了这么好的题材,所以网上有人说11BIT是波兰蠢驴白左制作组不无道理hhhh


收藏
投蕉
幕外战争食 0 香蕉
你的态度
  • 稿件中的视频

    相关文章

    尴尬!香蕉余额不足

    下载APP可的更多香蕉

    连续签到,最高奖励666蕉

    时不我待,扫码下载

    0

    错误信息